kamiyamaa

平安喜乐 前程似锦

致读者

大家好:

        这段时间现生发生了一些事,我的状态非常不好,很担心会控制不住把负面情绪放进文里或是影响到大家,所以选择把微博注销了,本来想和关注了微博的朋友们说一声,没想到注销处理的时间太快了,就在这里说明吧,lofter短时间应该也不会用了。

       我很感谢能和大家相遇,很荣幸能有人喜欢我的文字,我没法记住所有的读者,但你们的存在真的给了我很大力量。...


2021-09-30

我的心藏着山河万里

藏着最远的星

在大洋彼岸被浪激起的响动

在千年前某人俯身拾起的黄叶

我乘风直上九万里

看浮世邈邈

亦沉入无尽深海

睁眼闭眼

全是无差的黑

我见北国的雪

嗅江南的茶

在半梦半醒处听无数人谈

生死 起落 悲欢

可我的笔下

只剩茫茫的雾

层层叠叠

不见星月

也看不见远方

我的心藏着山河万里

它们在我小小的心里挣扎

2021-09-16

jensoo《宿敌》04

姜涩琪是个很靠谱的朋友,打游戏时会跑半个地图来身边陪你一起成盒,遇到问题能够不嫌麻烦的听你叨叨半个小时还贴心的送上水,想喝酒的时候,打个电话就能叫过来。


当然,这只是金智秀的看法。


跑了三天行程好不容易有半天假能去会会周公被金智秀一通电话吵醒,对方丢下一句“once酒吧,喝酒”就挂了电话不等回答的姜涩琪坐在床上和床头的小熊眼对眼瞅了半天,又看了眼来电提示才反应过来,抓起车钥匙出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声。


下午五点,喝哪门子酒。


她把车开得飞快,十分钟后就到了酒吧侧门,还没到酒吧的高峰期,店里只零散坐着几个人,姜...

2021-09-04

《死神说》

01


在死神还是实习死神的时候,他跟随大死神去接过一个人。


一位老人,看起来比轮回溥上写的年纪要老的多,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皮肤皱缩在一起,像是腐朽的木头。


“你来啦”,他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向大死神,嘴角向上提了一下。


这不是正常的反应,死神有些疑惑,他们好像认识。


大死神冲老人点了点头,他说时间到了。


老人的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呼哧呼哧的,死神看到他仅有的一些生命力也开始慢慢流逝。


“她走了吗?”老人问。


“还没有。”大死神摇头。...


2021-08-09

jensoo《宿敌》03

要习惯一个熟悉的人的消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对金智秀来说是这样。


人们在相见的一瞬就产生了联系,追溯上去甚至从别人口中听说另一个人的时候就有了交集,这种关系虽然看不见,但没有人可以否认它的存在。你在生活中和这些那些人碰面,就好比在逛商场,通过初印象或者出于必然要求而选择其中一些继续陪伴自己,这之后每增加一秒时间,人们之间的关系就不可避免更深一步,成为朋友,成为爱人,成为仇人,成为故友。关系越多越深,按理自然就越难断掉。


金智秀认为自己是个精神内耗严重的人,她总是无法让自己的思绪停下来,大多数时候她都活得通透,仅有少部分时候喜欢钻牛角尖,而这之中又多因为金珍妮。...


2021-08-08

jensoo《四季》

半现实向

-

-春-


金智秀是在春天的时候进的公司。


十来岁的女孩还没完全长开,身体单薄的像纸,在听到门口练习生的声响时转过头,又很快转开,紧张地将嘴巴抿成一条线。


“哇,你也看到了吧。”


“这个好漂亮!”


身旁叽叽喳喳的声音让金珍妮的注意暂时从手机上脱离出来,抬头的时候那个新人已经转了过去,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半个侧脸,不过也足够解释身旁人的骚动了。


确实漂亮,漂亮到过头。


她应该去演员部,乖巧瘦弱的完全不像是能撑得起练习生生活的样子,就算是当爱豆,也不该来自家公司...

2021-07-23

lisoo《啸》

天气预报说太平洋上会有一场海啸,幸好距离够远,毁天灭地的威能会在途中散得七七八八,不至于影响到济州岛,但想来一场降雨是避免不了的。


今天起得早,又一直忙着化妆,换衣服,应对着认识不认识的各种人,浑浑噩噩地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直到逮着一个空隙溜出房间,走到酒店侧门喘口气时,Lisa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阴沉沉的天空,记起了不知何时听到又很快被她丢在角落的气象台预报。


该带把伞。


这种天气,若非必要,她惯来是不会出门的。早几年的时候她对这个国家的陌生感太重,热带水果的香甜气息被品种繁多,但味道大同小异的泡菜取代,仅仅只是一种气味的改变,却时时刻刻...

2021-06-13

Q:如果你有一只猫猫,会起什么名字?

叫“胶”,同音都不行,必须是这个字,每次叫它,我就可以大喊,“胶,跑起来!”


-跑胶失败多次后的科研狗的怒吼

2021-05-13

jensoo《附藤》

(微博点梗,OOC,万字)


自称高一班主任的男人是在临近傍晚打来的电话,金珍妮正在淘米准备煮饭,用没有沾水的手腕处划通电话,中年男子的声音从放在水槽旁的手机中传出来,还夹带着几处模糊的年轻人的谈笑声。


“金珍妮吗?我是简苏中学高一一班的班主任,学校已经开学两天了,你为什么不来上学呢?”


作为初升高升学期的学生,金珍妮觉得自己处在一个被遗弃的位置,既不再归属于原来的学校,对新学校也还抱有陌生的,尚未被接纳的警惕感,即使她曾对过长的暑假和迟迟未来的开学通知感到困惑,却因为不知找谁询问而一直将问题放置一旁,竟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旷课了两天。...


2021-02-25

《奇怪的神话增加了》

(无逻辑,不科学,看个一乐)

1 精卫填海


炎帝的小女儿唤作女娃,一日在东海游玩时不慎溺水身亡,小妮子气不过,誓要报复东海。


女娃的精魄化为一只花脑壳红爪子的鸟,会发出“精卫,精卫”的叫声,所以大家都管这鸟叫精卫,精卫每天往返于高山和东海,将石头投入东海,希望能有一天填平东海。


“我说精卫,放弃吧”,东海看着每天飞到自己头顶,比上班族打卡还要准时的鸟,忍不住开口,“淹死你是我不好,但那是意外嘛。”


“你看我这么大,你那一点小石头对我根本没什么影响,早点投胎去吧。”


“我不管”,精卫固执地摇头,...

2021-02-18
1 / 5

© kamiyamaa | Powered by LOFTER